【制琴家专访】卢卡·萨尔瓦多里

MP语:2014年,我走访了制琴名家卢卡·萨尔瓦多里(Luca Salvadori),赏琴听琴,畅谈技艺。卢卡无疑是当代意大利制琴家中的佼佼者,他的作品不但是收藏家、演奏家追捧的宝物,更是得到国际市场认可的高端乐器。近年来,他的作品供不应求,价格一路走高,这在当代制琴家中间也是不多见的。

卢卡·萨尔瓦多里

意大利曼多瓦(Mantova)是久负盛名的历史名城。是1920世纪提琴制作家们活跃的重要地区之一。在这里,诞生了以皮特罗·瓜耐里、托马索·巴雷斯特耶利以及卡米罗·卡密利、斯泰法诺·斯卡拉佩拉等人为代表的曼多瓦制琴派196231日,卢卡·萨尔瓦多里诞生在曼多瓦地区的博吉奥·卢斯科市。父母皆为普通工人。新生儿的降临为这个小家庭带来了活力。卢卡的双亲热衷于收藏精美的手工艺品,同样保留着意大利人与生俱来的对音乐的热情。在卢卡的家中摆放着许多可以随手把玩的木制雕刻品,精致的老式唱片机播放着威尔第、罗西尼炫妙的旋律。在这样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卢卡在不觉间开始了寻找着一种可以将音乐和木雕融合起来的神奇载体。

卢卡·萨尔瓦多里

1975年,13岁的卢卡进入了当地一所手工业制造学校,开始学习制作金银器具。天赋的使然,让卢卡得到了老师的赏识。他成绩优异,很快就得到了资格文凭。但是,卢卡并不想以此为业,他坚信自己的才能应该在更广阔的领域得到锻炼和验证。小提琴制作艺术,一直是曼多瓦地区自19世纪以来引以为傲的文化象征之一。但在当时还没有一所有名气的制琴学校。在父母的建议下,卢卡于1978年前往著名的克莱蒙娜国际制琴学校,学习了提琴制造这门传统的意大利手工技艺。入学的第一个年头,卢卡跟随年轻的克莱蒙娜制琴名家普利蒙·皮斯多尼学习(P.Pistoni)。一年的磨砺,不但使卢卡打下了良好的基础,更对其制琴风格产生了深远影响。同样,卢卡与皮斯多尼多年保持着深厚的友谊。在克莱蒙娜的第二个年头,卢卡得到了制琴大师乔·巴塔·莫拉西的指导。这也是莫拉西在制琴学校任教的最后一年。当然,我们可以从卢卡今天的作品观察出与“莫拉西风格”的明显不同。诚然,这取决于两位制琴师的个性以及对克莱蒙娜制琴传统的不同理解和诠释。后来,卢卡还随制琴师斯泰法诺·科尼亚学习了油漆和修复等技术,两人的私交直到今天依然很好。

我们可以从卢卡的作品中领会到许多对于克莱蒙娜传统制琴技术的探索、实践,以及在诸多细节上超越古人的精湛技艺。

卢卡·萨尔瓦多里 小提琴2013年制作于克莱蒙娜

卢卡谈到:对于我制琴风格影响最深的制琴师,应该是安东尼奥·斯特拉迪瓦里。目前存放在英国阿世莫林博物馆的斯式名琴弥赛亚,以及保存在意大利弗洛伦撒和罗马的斯式五重奏梅迪奇”,都是令我深深着迷的艺术精品。这些名琴被完好的保存,简直就像刚刚被斯特拉迪瓦里完成的样子。给人的感受也是最直观的、最真实的。今天,我的作品已经在世界上许多国家被演奏和收藏。同样,我也经常聆听从演奏家、收藏家以及乐器商那里得到良好的反馈。对于我来说,这些作品的成功不单单是市场给予的肯定,更重要的是我通过提琴制作艺术,找到了一种展现自我最贴切、最直接的可能。每当我在制琴的时侯,我总能以一种非常愉悦的心情和活力附着在我的作品中。而艺术的灵感如清泉般的涌现,同样体现在作品的每一个细节上。我想,这份愉悦的心情同样会使每一位拥有我的作品的人在演奏它、欣赏他的同时深切的感受到。我想,这也是每一位制琴师共同的艺术追求。而这一观点,同样适用于广大的制琴师们,既是:勇敢地展现自己的艺术才能而不要心存畏惧和犹豫。我对目前的状态比较满意,因为我仍在不断的接到来自世界各地的订单。客户对我的作品十分喜爱,包括在工艺、构造、音质等方面的肯定。我想,我会一如既往的秉持我的艺术态度和追求,继续用我生命的全部欢乐和灵感创造我的作品。我的制琴理念就是:勇于展现自己的才能!

卢卡·萨尔瓦多里 小提琴2013年制作于克莱蒙娜

MP语:卢卡的作品体现着极为完美的工艺:旋首上完美而精确的黑色棱边,线条清晰、刀工细腻的F孔,华丽的油漆…已经成为卢卡艺术的象征。当我们静下心来观察克莱蒙娜古代以及意大利近代的伟大制琴师留下的作品时,就会发现旋首上的黑色棱边是当时几乎所有提琴所必备的。这种在风格上的需要,是意大利古典制琴艺术中不可或缺的工艺特点。当然,也有很多制琴师认为制作黑色的棱边耗费了许多不必要的精力和时间。斯特拉迪瓦里存世的大量作品,无疑给今天的制琴师们留下了重要的“样本”,但是在学习和揣摩大师作品的过程中,许多制琴师似乎仍然醉心于单纯的形态模仿和片面的崇拜。而对于这些提琴本身的的价值和蕴藏的丰富内涵缺乏务实的研究和了解。2009年以后,卢卡制作更多地制在作品中使用了黑色棱边。他认为,这是对古代制琴风格的一种“概念式的复原”。

对于意大利古代制琴技术在当代的传承和发展,应本着积极和求实的态度,不断研习。卢卡在这方面的成功是值得赞赏的。同样令人称道的是,卢卡的提琴音质华美,穿透力强,非常适合独奏使用。不少欧美著名乐团都拥有他的乐器。1983年,卢卡在克莱蒙娜市中心建立了自己制琴作坊,虽然面积狭小却生意兴隆。随后他陆续参加了许多意大利国内及国外重要的制琴比赛,并屡获大奖。2004年,他在克莱蒙娜的马特奥迪大街建立了新的工作室。

卢卡·萨尔瓦多里 小提琴2013年制作于克莱蒙娜

任何行业都存在着“两极分化”。当然,这里指的是艺术造诣的层次高低。每一位制琴师都拥有成为艺术大师的理想,在经受磨砺之后,每个人的选择却不尽相同。而真正可以到达金字塔尖的人物往往就是行业里的精英们。当代意大利有名气制琴家数以百计,各有不同。而如果可以在作品艺术性与市场认可达到高度统一,做到供不应求,卢卡·萨尔瓦多里无疑是其中的佼佼者。如今52岁,正是艺术家事业的黄金时期。相信有更多地精妙作品展现在我们面前。卢卡在2004年之后,更多地使用了斯特拉迪瓦里于1721年制作的小提琴“布兰特夫人”琴型。最近,他在制作一款斯式1709年琴型的小提琴。这是一款斯式的“大型琴”。卢卡说,这是新的尝试,他很期待作品完成以后的的效果。

卢卡·萨尔瓦多里

卢卡谈到:“勇敢的尝试与执著创造的精神,是我们当代制琴师普遍缺失的。只是片面的熟悉了提琴的制作流程,不能算是真正的制琴家。全面而深入研习古代以及近代意大利制琴艺术的精华,创造出个性的艺术作品,才是真正热爱乐器文化的制琴人应该做的。百年来,前辈的艺术家们为今人留下了丰富的实物以及文字,在前人基础上拥有更多的创造与思维,是决定一位制琴家在艺术上能否有所建树的先决条件。这个概念是应该及早端正的。”

卢卡·萨尔瓦多里

后记

当代中国人普遍缺乏耐心与专注力。实干者吃亏,多数人幻想着暴富。人们的心态甚至趋向于模仿“赌徒思维”。而“作艺”的朋友们这种心态恰恰是要不得的,要寻求知识与财富的逐渐积累,用愉悦的心态去对待我们所从事的手艺。想要在市场大潮中逐利,必须首先静下心来完善自己,而后方能施展。意大利人在这方面显然有他们的长处,值得我们学习、借鉴。做出精妙的乐器不是纸上谈兵,是日积月累、不懈探寻的结果。

本文作者 杨小洋(MP)